首页 >>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 甑子蒸出来的米饭尤其香甜
详细内容

甑子蒸出来的米饭尤其香甜

时间:2017-11-04     作者:邹婷【原创】   阅读

我应该是家里最后一批见过甑子的小辈,我弟弟妹妹是没有见到过的,在我小时后甑子是我爷爷煮饭最常用的工具,那时候家里并不流行电饭煲什么的。

 

timg.jpg


20年的冬天,姑姑回家探亲,家乡下了一场雪,道路上大多都铺上了薄薄的雪,放眼望去,田野、河流、村子一夜不见变得粉妆玉琢,伸手出窗外,寒气凛冽,一片雪白。姑姑回家前一天,爷爷就捣鼓在厨房好一阵子,有爷爷在的厨房烟雾缭绕,满室暖意。


timg (1).jpg


 

家里的土灶台上端放着一台大甑子,长年水浸给木甑子一种微带暗色的质感,破旧的甑子盖下扎着白纱布,但是扎不住呼呼往外冒白色的香气。这是特殊的一天,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有三种情况下家里会用上甑子。

 

最常见的是村子里的红白喜事,流水席上坐满全村老小,狗儿甩着尾巴在桌下钻来钻去,帮忙的乡亲端着棋盘大的传菜木托穿梭自如,这时候旁边总是放着两三个比我还高的大甑子,吃甑子饭,就是幼时对流水席最清晰的认知。

 

timg (4).jpg


家里用到甑子蒸饭,常常是家里待客的时候。那个年代还很少普及电饭锅,乡下的一日三餐都是在灶台完成,年幼的我还不及灶台那么高,总是垫着脚尖想看看那口偌大的大锅里面是怎么能变出可口的饭和菜,爷爷打开甄子盖时一边吹气一边看里面的饭蒸好了没有的时候,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我始终还是没有亲身去感受这个过程,就迎来了另一个时代!即使现在还有些许人流行自己做甄子饭,但是已经少了灶台那种烟火气息!

 

timg (5).jpg


那时候每当逢年过节,或者家里有什么喜事的时候,爷爷还会在甄子饭上面顺带蒸蒸腊肉,鱼肉又或者蒸几个蛋,打开甄盖的时候,饭和肉的香味扑过来,当时特别想直接踩到灶台上,然后钻到甄子里把这几道菜全都吃进肚子里去。当有计划要接待亲戚朋友的时候,就必须用上甑子了,甑子蒸的饭不仅没有锅巴,饭粒之间没有粘连,一粒一粒无比饱满,有嚼劲有木头甑子自然的香。

 

微信图片_20170907085849.jpg


幼时一直有这样一种认知,糯米是一种很精贵的东西,只有逢年过节的特殊食品才会用上,糍粑等一些食物用甑子蒸出的糯米做成这些吃食,就显得格外香甜软糯,原滋原味。显然现在已经很少看见这原始的木蒸子饭,可在何爹浏阳蒸菜还是保留了这样原始的蒸米饭的方式,将甑子饭改良为瓦钵子饭,一小碗一小碗,粒粒饱满,吃在嘴里,暖在心里。这可是在别处都吃不到的哦,承载着满满回忆的米饭,在何爹便能吃上。

 

那时候的爱,其实就是一碗米汤,一个饭团那么简单!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 电话直呼

    • 400-004-6848
    • 0731-82930360
    • 0731-82930370
    • 客服1 :
    • 客服2 :
  • 扫一扫二维码,可以获得“何爹浏阳蒸菜”更多资讯内容

×